荣昌之窗首页
通行证 注册 | 登录
关注公众号
APP下载
这位荣昌盘龙镇88岁的老人,12岁装上假脚织布,练就独门绝技
[ 编辑:admin | 时间:2017-04-30 17:34:28 | 浏览:6676次 ]
分享到:


“幺妹要勤快哟,勤快要绩麻。三天麻篮满哟,四天就崩了弦……衣衫做好了,穿起像天仙。”在荣昌区盘龙镇,88岁的颜坤吉老人哼唱着《夏布神歌》,右手上下翻飞,重复着挽线团的动作,细细的麻线在阳光下闪耀。

在盘龙镇,颜坤吉可谓家喻户晓,他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夏布织造技艺传承人。从十二岁颜坤吉接过父亲的梭子那一刻起,他就与夏布结下不解之缘。谈起夏布,老人加滔滔不绝:“你知道成绩这个词就来源于夏布吗?”

12岁装上假脚织布 编歌曲提神]据颜坤吉介绍,康熙五十二年(公元1713年),在“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潮中,他祖上由广东来到荣昌盘龙镇。广东客家人带来的织布技术,与荣昌传统技艺不断融合、发展,诞生了精美的“荣昌夏布”。

“我祖上在广东时就以织布为生,到这里后依然如此。”颜坤吉谈到,“在我小时候,盘龙镇几乎家家户户都在织布,镇上的织布机至少有几千台。”对于夏布的生产工艺,颜坤吉从小就耳濡目染,8岁便开始挽麻线团,12岁时,一次父亲生病无法织布,他就第一次坐上了织布机。“那时我还很矮,坐在织布机上脚够不着踏板,只有装个假脚。”颜坤吉回忆道,“父亲看到我织布很高兴,觉得我懂事了。”

从此,颜坤吉正式拿起了家传的梭子。他天资聪慧,学习速度很快,父亲对他织的布非常满意。“以前织布是为了生活,用卖布的钱买粮食。”颜坤吉说道,“我15岁时,就开始去镇上卖布了。”

当时颜坤吉每天4点起床织布,遇到赶场的日子就把布运去镇上卖。“整个集市上我是年龄最小的卖家。”颜坤吉说道,“那时候夏布很受欢迎,用不了多久就能卖完。”

数十年编制夏布,不但改变了颜坤吉的生活,也使他形成了不急不躁、淡然自若的性格。“以前镇上一位女工,性格泼辣,经常和老公吵架。”颜坤吉笑道,“在编织夏布一段时间后,基本听不到两口子吵架了。”因为在编织夏布时,必须十分专注、细致,不然非常容易出错。一旦出错,布料将有可能报废,假如频繁出错,结果必然是“亏得麻线钱都挣不回来。”

由于编织夏布需要保持专注,时间一长难免感到疲惫、想瞌睡。颜坤吉便编出了一首歌曲,歌词轻松诙谐,旋律朗朗上口,织布的时候唱一唱,既能提神又能排解忧愁,这就是“夏布神歌”。

如今,耄耋之年的颜坤吉依然不时哼唱夏布神歌。遗憾的是,尽管荣昌夏布产业欣欣向荣,“夏布神歌”却几近湮没无闻。

一天制成半两麻线 “成绩”来源于此]颜坤吉房屋门前种有一大片苎麻,这便是制作夏布的原料。夏布是中国最古老的布料,因其轻柔爽身,适合夏天穿着而得名。颜坤吉介绍,在夏日里身穿夏布,体感温度能降低约4~5度。”

打麻就是收割苎麻。颜坤吉让儿子砍了一株苎麻,剥掉外皮,并介绍说它的外皮粗粝而锋利,很容易割破手。剖开外皮后,把杆心抽离,就能得到头发丝般的淡青色纤维。经过晒干、浸水、漂白、脱胶等工序,纤维就变成了“纱”。

要将苎麻变身为夏布,需要打麻、绩麻、上桨、纺织等十多道工序。

绩麻就是指把纱接驳成线。这道工序非常考验制作人的耐心,也是制作优质夏布的基础。绩麻时,需要梳理那些头发丝般的麻纱,并放在大腿上慢慢捻接成麻线。粗细一致,没有接头是最基本的要求。一个熟练工一天只能绩成半两麻线。值得一提的是,我们熟悉的“成绩”一词,就来源于这道工序。

与众人熟悉的棉纤维相比,苎麻的纤维具有透气、抑菌、吸汗等众多优点,但却十分容易断裂,无法用现代化纺织机械加工,只能靠传统手工技艺生产。

再接着就是“上浆”——用米浆刷线,使其光滑易进行织布。上浆需要一片很大的空地,因为麻线长达50米,并且上浆后需要晾干。

据颜坤吉介绍,米浆的选用也大有学问,经他反复试验,早稻的糯米做出的米浆更加润滑、细腻,能更好地与麻线进行粘合。

最后一步就是织布,这是整个工序中最为关键的一步。织布使用一种名为“天平腰机”的古老木制机器,只能单人操作。

颜坤吉家里的织布机已有100多年的历史,机器上放着他和他儿子使用的梭子。据颜坤吉介绍,夏布质量如何,精细与否,主要取决于织布人丢梭的技巧,以及手脚配合的流畅程度。

夏布根据粗细分为三二布、四五布、六百布、八百布等诸多品种。这些数字指的就是夏布的精细程度,如三二布是指边长半米(织布机的宽度)布料,单边由320根麻线编成。在纺织中,用的线越细,织成的布料就越光滑、柔软,光泽度也更高。

夏布中最高档的一千八百布,麻线数量达到了惊人的1800根,远超我们常见的所有布料,代表着夏布制作的最高水平,其触感比丝绸更薄更细腻,古人称其为“轻如蝉翼,薄如宣纸,平如水镜,细如罗绢。”

此外,夏布的寿命也远超棉布,颜坤吉身穿的夏布外套,只是采用了中档布料,但经历了30多年的风雨,依旧挺括,毫无褶皱或变形。

当“天平腰机”工作时,会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从颜坤吉记事起,这种声音就从未在他的生活中消失过。各种厚的薄的夏布,都在颜坤吉的手里一经一纬地织出来。

打破手艺不外传的陈规 产品远销海外]在颜坤吉家族中,夏布制作的手艺一直都不外传。“以前夏布市场小,祖上担心会的人多了影响生意,”颜坤吉解释道,“但我一直不赞同这种观点,我一点不保守。”

“严格来说,我的徒弟也就10来个,”颜坤吉说,“但我指导过的织布者,至少有上千人。”改革开放后,夏布市场开始复苏,在盘龙镇很多人又开始编织夏布。

颜坤吉作为远近闻名的高手,前来求学的人络绎不绝。颜坤吉从来都尽心尽力地教导求学者,不但不收任何报酬,断线修复、上浆等“独门绝技”也统统倾囊相授。

2008年6月,颜坤吉被评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夏布织造技艺传承人。他认为,能获得传承人不仅是因为他的手艺,更是因为他一直在努力传授这门传统的技艺。

颜坤吉的技艺继承于父亲,而他同样把这门技艺传授给了他的孩子。长子颜太贵同样在12岁开始织布,并不负父亲期望,成为了夏布编织的一个好手。

孙女颜先荣是颜太贵的女儿,也是颜坤吉的孙辈中唯一从事夏布编织的人。有趣的是,她工作的夏布厂,创始人还是颜坤吉的徒弟。

在夏布走俏的年代,盘龙镇出现了大量夏布厂,颜坤吉却坚持在家里编织夏布,他的产品都是精品,常常还没开工就已被预定,甚至远销日韩等海外市场。镇上的人都说,当时如果他也建个厂,凭借他的名气,生意肯定兴隆。

但颜坤吉始终静静地编织着夏布,他只希望这项传统的手艺,能够毫无保留地传承下去。

上一篇:中国烟草总公司重庆市公司荣昌分公司国有经营性房屋招租公告
下一篇:区农委开展科技示范户技能培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