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鼓山寨墙传奇

2016-09-01 10:44:08 作者:    来源: 重庆市荣昌区统战文化研究会 阅读1043评论0

字号:

荣昌之窗】爱荣昌、爱生活、爱分享 【商务合作】:17783267576【我要投稿

赫赫天全寨、巍巍铜鼓山。座落在川东边沿与渝西北结合部的铜鼓山,虽说海拔还不足六百米,它在盆地中跃然耸立,却十分壮观。这铜鼓山,群山逶迤,莽莽苍苍。有道是;铜鼓山、铜鼓山、前山靠后山、后山附前山,左山傍右山、右山依左山,大山抱小山、小山靠大山、山连山、山重山、开门亦见山。登临主峰一细数,总共硬是有大大小小的山峰九十九座。铜鼓山山高林密,地势险峻,峰高地薄,群峦叠嶂,珍奇稀有之动物、植物彼彼皆是;野山猪、野山羊、梅花鹿、时有出没,杜鹃、画眉、鸳鸯鸟,遍山翱翔欢唱。杉椤、香樟、红豆、银杏、金丝楠木……将整个铜鼓山装点得象仙山一样壮观。而在峰顶中有一块约六百亩宽的山地,高山高水,陂地田畴,可供逾百人在此耕樵度日。据说当年这铜鼓寨墙顺蜿蜒起伏,以一尺见方的长条石,筑成石墙厚过一丈,沿山筑寨墙约二十华里。多数地带下临绝壁悬崖,雉堞箭垛形制俱备,环寨不同方位筑有五座石碉耸峙,每座碉楼高达四、五丈,一般弓弩刀枪如蚂蚁撼树,即使当年的汉阳造、中正式、捷克歪把子也无奈其何。

你知道这铜鼓寨寨墙为啥修筑得如此牢固吗?这里还流传着一个修寨墙的民间传说;

康熙大帝一纸” 填川诏” ,在神州大地掀起波澜。特别是广东、广西、福建、湖南、湖北的乡民数以万计,全家倾巢,扶老携幼,背井离乡,爬山涉水加入到移民填川的行例里来。

湖北麻城楊树湾青石坝的楊忠楊石匠,因排行老三,人称楊三哥。这次迁徙,楊石匠同青石坝众位石工们一道,带着自己两个尚未成年的儿子和常年多病的妻子柳氏也步入了填川队伍。楊三哥的大儿子楊大成刚满十六岁,二儿子楊磊十四岁,大家都喊他‘二莽子’ 。常言说:“漏屋偏招连夜雨,行船又遇打头风。”真是“福无双降,祸不单行” 啊!长途爬涉本就艰辛,当行至奉节,原本多病的柳氏,一路经风受寒,卧床不起无力坚持前行。一家四口只好脱离填川乡亲的大队伍,暂住奉节小客栈,请得多位知名郎中为柳氏诊脉拿药,药能医病,药难医命。可怜还差两个月才满四十的楊三嫂柳氏,就病故在填川途中。楊家父子早已将迁徙盘缠用尽,多亏在当地乡亲的援助下,才将柳氏草草安葬在奉节。现在楊家父子万贯家产也只有一背篼了,除一床破棉被外,还有两把打石头用的錘子和几根占子。一路上,楊三哥凭着自己的石匠手艺,帮人修磨子、安猪圈、换墙脚、补修点石板烂路。不图工钱,只要不让吃长饭的孩子挨饿就行,晓行夜宿,饥餐渴饮,一年后终于来到海棠香国一一“棠堰飘香” 的香源处附近,见原来从麻城过来的石工邻里们都各自找到了扎根之处。眼下,再带着孩子四乡游蕩也不是办法。经人介绍,铜鼓山那里人烟要稀少些,只要勤快也不缺衣穿饭吃,楊三哥也只有认命了。楊家父子便来在铜鼓山顶,离铜鼓庙不远的岩湾处先搭起一个简易茅棚,可以遮风遮雨遮太阳。又在坡上坝地开荒,种上包谷、红苕、高粱、蔬菜。父子三人便在铜鼓山安身了。

半年后,楊石匠凭着自己勤劳和让人信服的手艺,日子渐渐好起来,利用山上遍地都是现成石头的有利条件,顺便也把两个孩子的石工手艺教出来,现已基本上帮得了老汉的忙了。他们将原先搭的茅棚拆除,全用石头砌成一正两横的石屋,让路人见了无不羡慕。楊石匠父子为人忠厚,谁便那家有需要帮忙的事,只要带个口信,他们父子都随喊随到,从不讲价钱,在乡民心中留下了极好的印象。

一天傍晚,一个孤身老人来到岩湾楊家石屋前借宿,楊石匠父子热情接待,沙胡豆下烧酒,红苕稀饭下藠头(叫头),喝饱管够。热水擦汗洗脚,大成、二莽子还把床让给老人住,老人也不客气,随即合身而眠。

翌日清晨,父子们做好早饭,打上洗脸水,去请老人洗脸吃饭。二莽子来在里屋一看,那里还有什么老人?忽见床上一锻黄绫,黄绫上写了几行字,二莽子认不得,忙拿着找只读过两年私学的父亲看,父亲接过黄绫,只见上面写着;“父子心地善良,举止感动上苍。不日山崩地裂,乡邻不必慌张。速聚周边石匠,料矩一尺见方,先将条石堆码,贵人购石筑墙。”楊石匠看得似懂非懂,反正也没将此当回事。刚过三天,这天晚上,楊石匠刚睡下不久,就见那天借宿的老人来在床前说道:“前日不辞而别,不礼之处望谅!吾本铜鼓庙楊明将军是也,因在宋时率兵平乱阵亡于此,被敕封为土主显灵大王,得一铜鼓庙享受一方香烟,念与尔皆为宋代火山王楊门之后,加之你们心地善良,特将未来麟角玄机相告,你们只管将滚石打成条石堆码即可,自有贵人高价收之,切记、切记!”说完,老人突然消失。楊石匠一觉醒来,原是南轲一梦。就在这时,忽听轰隆隆,轰隆隆!电闪雷鸣,飞沙走石,风雨交加,地动山摇,似有那鳌鱼眨眼地翻身之感。第二天一早见铜鼓山崖,多处石壁崩裂,满山转石奇观,除宋代摩崖“九子太婆” 整龛造象从山上崖壁翻滚而下,仍然正面立于半山外,其余半边寺多处宋代石刻群依然屹立于石崖中,这些石刻雕琢精湛、衣纹流畅、形神兼备。楊石匠下山找来原麻城过来的石工们共同商量,将这些从崖上滚下的石头开成条石堆码备用。另将被山洪冲垮的上山小路修补好。大多数人都赞成,也有个别石工担心,这么多石头卖不出去咋办?楊石匠坚信,‘留得千日货,必有变钱时。’楊明将军托梦不会错。

时逢嘉庆元年(1796),白莲教大起义已发展成嘉庆年间规模最大的一次起义。前后持续了九年零四个月,最早参加者多为白莲教徒。参加的人数多达几十万,起义爆发于四川、湖北、陕西边境地区,斗争区域遍及湖北、四川、陕西、河南、甘肃五省,甚至还波及到湖南省的龙山县。历时九年多的战斗中,占据或攻破清朝府、州、县、厅、卫等204个。抗击了清政府从全国16个省征调的兵力,歼灭了大量清军,使清军损失一、二品高级将领20多人,副将、参将以下的军官400多人,土豪劣绅1000余人。清政府为镇压起义耗费白银2万万两,相当于当时清政府5年的财政收入,从此,清王朝从所谓“隆盛之世”陷入了武力削弱,财政奇黜的困境,迅速跌入没落的深渊。

嘉庆5年(1800),铜鼓山坝下士绅为躲避白莲教进攻,特选定在铜鼓寨上定居,于是便筹巨资修筑铜鼓山寨,使寨墙厚约盈丈,围寨墙总长达二十华里。楊石匠他们打那些条石还远远不夠,只不过他们借得这次泥石流的天意,要少费许多打山料、抽条石的功夫。通过移民石工的共同努力在短短的一年时间里完成了这一宏伟的寨墙工程。并在东南西北中设制五座寨门; 东有东安门、西有西吉门、南有南治门、北有北清门、中有中仓门,五座寨门犹如五虎,扼守在进寨主道。西吉门上镌刻联云:“巍山烟云锁钥地;危岩峻岭金汤门。”横额“万夫莫开” 。

这正是:

寨岭巍巍景万千,悬崖峭壁日光寒。

  东西南北偕仓板,五虎护门逾百年。


荣昌微信号推荐 (微信扫一扫免费关注)
相关文章

一周点击排行榜